麦芽不含糖

【高绿】当相爱时间被强制缩短…(下)

*工作同居设定
*小虐,HE,也许ooc
*灵感来自最近的艾滋病人隐瞒病情做手术的问题…当时看着医生的种种无奈与意外染病的无助很心疼…有感而发…
各位客官请慢用♡
﹉﹉﹉﹉﹉﹉﹉﹉﹉﹉﹉﹉﹉

当晚两人相拥而眠。
高尾把脸贴在绿间胸膛,大睁着眼睛毫无睡意。

"高尾,出来啊,被子里很闷…"对于胸前只把一撮头发露在被子外的人,绿间有点担心他缺氧。

"我要听小真的心跳,你原来都不面对我…"高尾像个固执的孩子,任凭绿间努力把他拉出来,就是紧紧的环着爱人不撒手,绿间无奈只能把被子往下拉。

"小真,你一定会没事的…"高尾喃喃道。
"嗯。"回抱怀里的人,绿间轻声回应道。

我一直都有好好尽人事…谁知道遇见你这个傻瓜有没有花光我所有的运气…

两人一时陷入了沉默,经历了手术的透支和精神的打击带来的双重折磨,疲惫不堪的绿间在爱人体温的包围中沉沉睡去了。

高尾却毫无睡意,他小心的从被子里钻上来,痴痴的看着爱人的脸。

呐,小真,你救了这么多人的命,为什么要被如此对待呢。刚才的电话里,他们没有道歉,没有感谢。只有成功做手术的庆幸…你这么尽心尽力,为什么他们却…

现在,你得到了什么?医院直接让你休息,一旦确诊回去工作的机会都不会有…

你甚至,连吻我的勇气都没有了……

高尾轻轻凑上前,颤抖的唇温柔的亲吻熟睡的爱人。一下一下,就像高中时候刚刚确立关系时的小心翼翼。不知不觉竟又是泪流满面。

凭什么…

无论如何,我都在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绿间是强烈的束缚感惊醒的。"不行…别带他走…小真你说句话啊…你别离开我…"他听见高尾无意识的声音带着哭腔。高尾紧紧的收着手臂,好像不这么做,爱人就会在消失似的。绿间抬眼就看到高尾满是眼泪的脸,想抬手安抚却被紧紧抱住无法抽出来,心里一阵绞痛。

绿间轻声叫他"高尾?"

"小真!!!"没想到高尾立刻睁大了眼睛,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从梦魇中惊醒,大口喘着气,看到静静看着自己的爱人心有余悸的收紧手臂。"我…我梦见…"

感觉到高尾的颤抖,绿间没急着挣脱紧紧束缚自己的手臂,往前凑了凑,两人额头相抵,"我在。"

蹭了蹭表示安慰,绿间又淡淡的说"就算真的染病,只是免疫功能丧失,又不会被抓去做生化研究,你太紧张了…"

高尾把头埋在绿间颈肩,真切感受到爱人的气息,爱人的体温,让他稍微平复了内心的不安。

过了好一会儿才倔强的喃喃道"才不会染病…小真不会有事…"像一个不愿意面对现实的孩子,固执的只愿意相信自己内心的期许。

"嗯…"

至于事实谁又知道呢?偏偏是最危险的血液传播。

第二天中午两人才起来,作息一向规律的绿间也难得眷恋爱人的温暖没有急着起床。这一个月的假期,难得又悲伤。他们的一个月,与其说是旅行玩耍,不如说是重拾回忆。

两人前几天探望了各方的家人,结果出来之前不想让家人担心,两人隐瞒了真相。高尾嬉皮笑脸的说太忙不干了,想跟小真过个迟到的蜜月,高尾妈妈善意的笑着说"你这臭小子还挺有心,比你爸那时候强多了"高尾爸爸不乐意了"吼!这都是我当年追你的时玩剩下的好不好!"

爸妈拌嘴的功夫,高尾挎过绿间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说"别多想,我们一定也会一起白头的…"被戳中内心的绿间点点头,安抚的笑了笑。

后来又去了高中,大学的校园。围观了篮球社的训练,跟好友们吃了饭。
昔日的奇迹们以这样的原因重聚,最会活跃气氛的黄濑都变得蔫蔫的,一直死死的扣着青峰的手。
整顿饭吃的可以说是有些强颜欢笑,赤司一直没怎么讲话。

散场前赤司叫住了绿间"真太郎,这段时间别只顾着休息,注意巩固医术,小心手生了回到医院被笑话。"
绿间微微睁大了眼,随后点点头"啊,我会的。"
坚持认为自己没感染啊…还是那副霸道的样子呢,赤司。
绿间勾勾嘴角,觉得心里有一股暖意。

更多时候,两个人还是过着简单的小日子,或者待在家里吃高尾亲手烹饪的美食,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一起去超市购物,在太阳下散心…就像最普通的情侣做的那样,可这些最简单小美好在两人看来突然都变得无比珍贵。高尾甚至特意去印了一本相册出来,总觉得过去不够细心,没留住温馨小事的回忆。现在想想真的是奢侈至极,恨不得这一个月全部补回来。

绿间坚持严肃的拒绝高尾的亲吻,甚至有时候只允许对方蹭蹭脸颊。高尾只敢在深夜爱人熟睡的时候,忍着眼泪贪恋的反复轻吻爱人的唇,然后把人紧紧抱住。

一个月就这么过去了。
这天早上,绿间睁开眼看到的不是身边熟睡的爱人,而是空空的床铺。正疑惑就看到高尾穿着笔挺的西装走了进来,看起来已经梳洗完毕了。

"小真~~你醒啦,我已经做好早饭了,快起来收拾吧~"
啊,对了,今天是要去做检查的日子了。
"你没必要穿的这么正式的。"明明经常抱怨上班穿西装很难受…
"今天可是很重要的日子呐~"高尾笑嘻嘻的说,"小真也要认真收拾一下嘛…"

只是做个检查而已…不过绿间没有说出来,在高尾期待的眼神下也顺从的穿了一身正装,说起来这还是在高尾的强烈要求下买来的同款西装,算是两人的情侣装。

可能这就是自己人生的转折点了…体面一点也好。

很神奇,真正要面对结果的时候,两个人反而都冷静了不少。一切照常,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

站在医院门口的喷泉前,绿间有点心情复杂。自己从医多年,还是第一次以这样的身份来医院。

叹了口气,忽然听到高尾笑着自言自语"就在这里吧~"
疑惑的转头看他,却看高尾突然单膝跪地,虔诚的看着自己,眼神柔和成一汪水,倒映着自己惊讶的表情。手心里静静躺着一个小盒子。这就是你说的"重要的日子"?

时间还早,医院门口的人不算多,还是有不少人感觉很惊讶,投来了祝福的目光,也有少数人皱起眉头,满眼不赞同。不过现在这都是次要的。

"小真…这一个月我想了很多…"高尾缓缓的说,眼睛弯弯的,笑的很柔和。绿间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没有你的生活对我来说是绝对灰暗的,你已经是我生命里不能缺少的部分…所以,我不允许任何事拆散我们…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与你共同承担…"高尾打开了盒子,里边是一枚戒指,很朴实的白金素圈,并不奢华,简简单单,就像两人平凡的小生活。是绿间喜欢的款式。

"我们在一起一直以来都自然到我们都觉得是理所当然,从来没有什么仪式感,也没有什么纪念日,"高尾说着眼神愈发深情"我反思了自己,是我太不懂珍惜了…这一个月让我体会到了那些习以为常的事情有多么重要,从今往后,我会…"
"啰嗦死了,我愿意。"绿间催促性的伸出手,心里阵阵的悸动让他有点狼狈的偏过头,通红的耳尖出却卖了他的内心。
高尾失笑"小真真是的,也不等我把精心准备的话说完…至少要等我问出那句话嘛…"
说罢高尾正色道"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
谢谢你,在这种情况下扔能给我最坚实的依靠。

两个人在的喷泉下交换了戒指,相视而笑后十指紧扣走进了医院。
绿间突然觉得,好像,一切都不可怕了。

等待结果的15分钟,高尾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煎熬。绿间能明显感觉到他的焦躁,就好像恨不得把报告自助打印机盯出个洞。他看到了有人拿到阳性检验结果后万念俱灰的表情,心里的不安又多了一分。绿间倒是很淡定,只是静静地闭目养神。

时间差不多了,两人来到打印机器前,高尾的手明显在颤抖着,被绿间紧紧握住。

"您的报告正在打印,请勿离开。"机械女声重复着这句话,随着报告打印完成,绿间拿起来直接跨过分析看向最终结果。

"怎么样?"高尾握着爱人的手又紧了几分,

"啧…"绿间皱了皱眉头。高尾心一沉。

"假期结束了,明天又要准备回来上班了。"

绿间用无奈的口吻说着,脸上却挂上了明显的笑意。
高尾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一向死板的爱人在和自己开玩笑,反应过来爱人说话的内容。

"你没事了?"高尾傻傻的小心翼翼的问,似乎怕击碎了美好的梦境一般。

"没事了,阴性。"绿间把报告举在高尾眼前,高尾愣怔片刻,突然猛的扑过去抱住了绿间

"你没事…太好了你没事…小真!你没事了!"

高尾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一个月来的压力终于得到真正解放,哭的满脸泪痕,嘴里一直上气不接下气的胡乱的重复着"没事了"。绿间也觉得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心里激动的不行,眼圈红红的回抱着爱人,内心百感交集。

两个大男人傻乎乎的在医院走廊哭成一团。

大概这就是患难见真情吧…还好没事,还好不用离开你,还好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珍惜…

﹉﹉﹉﹉﹉﹉﹉﹉﹉﹉﹉
感谢您愿意看到这里~
希望每一个白衣天使,都被世界温柔以待♡

【高绿】当相爱时间被强制缩短…(上)

*工作同居设定
*小虐,HE,也许ooc
*灵感来自最近的艾滋病人隐瞒病情做手术的问题…当时看着医生的种种无奈与意外染病的无助很心疼…有感而发…
各位客官请慢用♡
………………………………………

换下白大褂,穿好了自己的黑色风衣,绿间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今天做了5小时手术,他觉得自己整个人处于透支状态。

叹了口气,想到外边等待接自己下班的人还是情不自禁勾了勾嘴角,绿间拿起包迈开步子,那家伙大概要等急了吧。

刚走出诊室,就看到了匆匆赶来的院长,绿间心里疑惑,还是认真的行了个礼"佐藤院长。"

"绿间,"佐藤急急的拉住了绿间的手臂,不知道为什么,绿间觉得自己在这位和蔼的院长眼中看到痛心和担忧。
"听助理护士说你今天割伤了手?"
"是,不过是小伤,不碍事的。"绿间皱了皱眉,手术时出现这种情况是常事,锋利的手术刀很容易割破橡胶手套,他水平再高,出现意外也再正常不过,为什么院长都来了?还看起来这么紧张?除非…向来沉稳的绿间突然出了一身冷汗。
院长声音有点颤抖"绿间,听我说,今天手术的那位小泉惠子,可能处在艾滋病窗口期,她先生是艾滋病阳性……"

绿间觉得院长后边说的话他都听不到了。一直处事不惊的他突然觉得人生灰暗了。

他想到了患者血液透过橡胶手套浸润自己伤口的刺痛感,他清楚的记得自己为了不给患者多余的伤害,完全没顾及自己的伤口问题,仍旧正常操作没有避开。现在那份刺痛突然被无限放大,绿间觉得自己的手有些抖。

伤口缠了创可贴,这是高尾早上笑嘻嘻的塞给他的幸运物,故意买来的带有幼稚的卡通的儿童创可贴还让绿间傲娇了好一阵。没想到就这么用上了,偏偏还…

医院里的人都为绿间捏了把汗,绿间一直沉默着,反光的镜片遮住了他的眼神。

如果我…那笨蛋会伤心吧…

心里一阵绞痛,他突然觉得自己呼吸困难。
因为窗口期也具有传染性,手术割伤手很容易传染患者。再加上绿间整个人状态不好,院长给绿间放了假,一个月后看检测结果再说。绿间知道,如果真的是阳性,他的前途,人生,就都毁了。

最重要的,绿间脑海突然闪过高尾笑嘻嘻的脸。真是舍不得这家伙……你这笨蛋,为什么,要让我爱的这么深啊……

麻木的走出医院大门,刚好跟要进来找绿间的高尾撞个正着,"哎呦我差点就进去找你了,我还以为你手术没做完,今天怎么这么慢嘛~"高尾笑着锤了一下绿间肩膀,自然的拉过他的手,却突然摸到了创可贴的粗糙触感,赶紧把爱人的手抓到眼前,"哎小真你受伤了?手术时候割到了吗?都准备好了幸运物怎么还是割到了嘛!怪我,一定是因为我没有认真买成人用创可贴所以幸运值不够…"心疼的吻了吻爱人的手指,抬头却突然发现绿间眼圈红红的,隐约有泪水在打转。

"小真???"高尾瞬间蒙了,大脑飞快的运转。绿间的性格,不是很大的打击是绝对不会哭的。伤口看起来绝对不会影响他今后的手术操作,这所医院风气又很好觉不存在欺压,"你遇到医闹了?"

"回去吧…"绿间平时沉稳好听的嗓音此刻变得死气沉沉,尾音有点颤抖。

高尾有些着急,抬手捧住爱人的脸"谁欺负你了?"

身为医者绿间当然知道,最终检测结果还没出来,他其实在一切确定之前大可不必这么悲观。

可是怎么办,一想到自己很可能要和这家伙提前分别了,就觉得心被拧在了一起。他不甘心,可是他毫无办法。一向冷静的绿间突然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猛的把眼前的爱人抱住,紧紧的收住手臂。高尾傻了,小真第一次在外面这么主动,如果是平时他一定开心的不行,可是现在气氛明显不对。

赶忙安抚性的拍了拍绿间的背,同时轻声问"小真别怕,发生了什么,跟我说好不好?我帮你承担…"

"我们回家吧…"绿间喃喃道。

高尾觉得有温热的液体蹭在了自己的脖颈,是眼泪。
高尾愣了愣,心疼的不行,紧了紧手臂"好,我们回家!"

回家去一路绿间都不说话,只是微微偏头看着窗外,高尾内心着急却也毫无头绪,一直努力调节气氛,绿间却不为所动。他不知道,绿间的目光一直看着的并不是车窗外的景色,而是车窗上映着的,高尾的侧脸。

他努力逗他笑的样子,为他担忧的样子…

脑海中不知怎么就出现了两人点点滴滴的日常画面,又是一阵酸涩。怎么就突然这么多愁善感了…又不是临死,过什么走马灯…绿间有些自嘲的想。

回到家里,绿间有些绷不住情绪,直接借口去浴室洗澡,冷水从花洒中喷出,脸上淌下来的不知道是水流还是眼泪,但似乎乱七八糟的思绪冷静了不少。

他听到了外边刻意压低却还是抑制不住的愤怒的声音。

"…艾滋病???为什么这种事情不提前说清楚!!…他们还在医院吗?在几病房?我他妈…"也许突然想到顾及到绿间有没有听到,外边声音一顿,似乎向浴室看了一眼,接着传开了由远及近急急的脚步声

"小真??为什么玻璃上没有水汽?你在洗冷水澡吗?别胡闹啊会着凉的!"
"只是刚才放不出热水…现在好了…"绿间拼命稳住发颤的声音,然后把水阀调到热水。
你这样,真的太犯规了…我怎么舍得…
绿间觉得自己的眼泪又收不住了。

高尾似乎又在电话里争论了些什么,声音压的很低,绿间彻底听不到了。

等绿间披着浴袍出来就看到高尾换好了居家服,摆好小药箱,坐在沙发上温和的笑脸。
"小真出来了呐,快过来让我看看伤口,要好好消毒哦"

往常绿间一定会不屑的走开,这次却垂着眼坐到高尾身边,乖乖伸出手。感受到爱人的体温,两个人都眼圈一红。
"小真真是的,明明自己就是医生,还不注意伤口防水。我也是,怎么没提醒你呢~"高尾轻轻的把因湿水变成深色的卡通创可贴撕下来,看到了不大的伤口。可能因为泡水,有些血渗出来了,看着有点揪心,高尾眸色暗了暗,低下头想用舌尖清理伤口,绿间猛的抽回手站起来,"你疯了!!!"绿间只觉得头脑震震发昏,心有余悸,高尾的头并没有抬起来,刘海在脸上洒下一片阴影,看不清表情。

"呐,小真那么紧张干什么,舔舔伤口而已…"
绿间忍不住怒吼"你明知道…"

"小真就是小真,从来都不会变…"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高尾抬起头,勾起了笑容,温和道"你疏远我,我会难过哦…"那眼底的情绪震得绿间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他从来没在高尾的脸上发现过这种濒临崩溃的表情。

不等绿间回过神来,高尾突然扑过去,绿间猝不及防整个人被按在地毯上,高尾按着他的肩膀死命吻住了他的唇。绿间挣扎着又担心高尾撞到茶几的间角不敢太用力推,只能用力偏过头躲避对方的亲吻,高尾也不恼,
直接就这这个姿势舔吻绿间的颈侧,绿间呼吸一紧猛的把对方推起来。

"你他妈别胡闹!"绿间忍不住爆了粗口
高尾红着眼睛吼"我他妈是你男人!"
"我现在可能…"
"那只是一种可能!你也可能根本就没感染!更何况就算…"
"高尾和成!!"
也许是突然被最亲近的人叫到全名下意识害怕,高尾停止了怒吼,动了动嘴,最终无力的把额头抵在绿间肩膀上。抽泣着,像无助的孩子。
"呐,小真…我爱你啊…别推开我…就算…"

"我也爱你…"绿箭搂住了无助的高尾,轻声安慰。这大概是在一起之后他最坦诚的一次,高尾瞪大了眼不敢相信的抬起头,绿间难得没有傲娇,只是认真的看着高尾的眼睛,"我也爱你,所以我不想让你承担任何风险……"

绿间似乎完全冷静下来了。他轻轻在高尾满是泪痕的脸上印下一个吻,安慰道
"检验结果出来之前,不要跟我太亲近,就算没什么危险的普通接吻也要杜绝。我要你好好的…"

如果是平时,绿间主动的亲吻绝对会让高尾开心的找不着北,再努力调戏回去,可现在两人心中都只有悲伤与无助。

高尾崩溃了。搂紧绿间嚎啕大哭。

眼睁睁看着最爱的人如此处境却无能为力,往往比自己生病更难受。看着爱人为了自己如此撕心裂肺,也绝对是痛彻心扉体验。

绿间也只能轻轻拍着高尾的背,无声的流着眼泪。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尾吸着鼻子揉揉眼睛,强颜欢笑道"小真,大学到现在你一直很忙,我们都没怎么出去好好玩过,我已经请了一个月的假,我们到处走走好不好?"

"好。"

两个忙于事业的大人,一直被外界所扰,多久没有过温馨的纯二人世界了?
高中只有篮球,板车和他的日子,还真让人怀念啊…

好像一瞬间,回忆都变得奢侈了。

﹉﹉﹉﹉﹉﹉﹉﹉﹉﹉﹉﹉
写的有点沉重,是真的心疼

思考了很多细节,不知道有没有把心里的感觉好好的表现出来…

欢迎各位亲留言哈

【高绿】今天的幸运物是板车(同居梗短篇日常)

*暖萌小短篇
*清水
*各位客官请慢用~~

清晨总让人觉得清新又充满希望。

高尾先生正哼着小曲贤惠的给自家老婆做早餐,突然听到主持晨间占卜的佐藤小姐轻快的说“今天巨蟹座的幸运物是板车哦!”

高尾的下巴咣当就掉到了地上。

这是什么鬼幸运物啊!

看到自家老婆认真思索的样子,高尾欲哭无泪。

绿间对星座的执着可怕的不行,这一点高尾从高一看到绿间一脸严肃捧着芭比娃娃来上学时就知道了。

高尾很蛋疼。

“高尾…”
“是是是,我知道了…”

不用等绿间开口要求,高尾自动自觉掏出了手机,“喂?二伯吗?我想借用一下你的板车…”高中时代的板车早就被卖掉了。销售经理高尾大人现在买了自己的小丰田来接老婆上下班,更是不需要这种东西。他二伯高尾健三倒是有一个小板车偶尔拉货用。

开车一路到二伯家,二伯已经把板车准备出来。“哟,你小子怎么又想起来用板车了?追忆青春吗?”

“啊哈哈,没有啦…这是小真今天的幸运物呐~”

“吼,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还这么腻腻歪歪有耐心,”二伯一脸被齁到的样子“快去吧,看这意思真太郎在家等你呢吧?”

“嗯,那家伙坚持不坐板车以外的东西出门。”高尾无奈的笑笑,却没有半点不耐烦。

等他骑到家楼下,就看见绿间已经在楼下等了。

“啊,看来时间有点紧哦。小真快上来吧,我们要全速前进啦~”

绿间只是轻点头,像高中时候一样背对高尾靠坐在了板车里。

本来开车时间是很宽裕的,显然板车慢了不是一点半点,而且很多主路不能走。高尾尽量快骑,又要注意安全随时减速,不多时就出了一层薄汗。

高尾先生穿着西装卖力的蹬着脚蹬,样子有些滑稽。绿间坐在还算平稳前进的板车里,嘴角勾起一丝微不可查的弧度。

把板车停到了停车位,绿间下车时高尾虚扶了一下,得到绿间一个傲娇的眼神。

高尾无奈的笑着拍拍绿间的背,“快去吧,一会儿查房迟到了~你今天还有一台手术呢吧?”

点了点头,绿间便向医院大门走去。背后还传来了“小真你真的就这么走了啊!我这么辛苦你都不跟我吻别吗!”

进门的一刻绿间微微转头,看到的就是急急忙忙钻进出租车的高尾。
“真是笨蛋。”绿间嫌弃般的喃喃自语,笑意却爬上眼角。

当天的手术很成功。手术结束后,助手护士进到休息室看见的便是正在认真在自己左手缠绷带的绿间。
“绿间医生真不愧是神之左手呐!今天的手术也这么顺利!”
“因为我有好好的尽人事。”
“哈哈,您又这么讲。看您今天心情也很好的样子,幸运日吗?”
“只要认真带好幸运物每一天都会避开厄运。”

护士会心一笑,对于绿间医生的神棍属性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

“小真!这边!”
绿间下班看到的就是傻兮兮坐在板车上笑着朝自己挥手的高尾。明明穿着一本正经的西服,却做这种蠢兮兮的事。
“果然是笨蛋。”

走向对方的同时步伐也有所加快。
大概我尽人事最大的收获,就是遇见你。

当然这种话绿间不会说出来。
~~~~~~~~~~~~end
喜欢这种点点滴滴的小幸福~

如果有什么推荐的萌梗也欢迎大家留言~~~

感谢亲能看到这里(* ̄3 ̄)╭♡给你一个么么哒!

【青黄】醉酒的黄濑处理方法?(同居设定短篇日常)

*文笔渣(*゚ロ゚)!!
*拉灯担当Σ(゚∀゚ノ)ノ也许肉渣?
*各位客官请慢用(。’▽’。)♡

晚上十点零八分。

        玄关处敲门声节奏很乱。门内的青年刚冲完澡,骂骂咧咧披着浴袍去开门,却没忘顺手打开了浴缸的水龙头。
       
       这种时候回来,这家伙大概累坏了吧。

       青峰打开门看到的便是被经纪人架回来的黄濑,衣衫凌乱一身酒气,哪还有镁光灯下风光的样子?

        “晚上好青峰先生,”经纪人无奈的一边说,一边扶稳了又要歪倒的黄濑,“您知道的,最近黄濑君事业上升期,总是有许多人脉需要打通……”

         “啧,真是麻烦。笨蛋就是笨蛋。”青峰打断了经纪人的话,伸手要接过黄濑,黄濑朦胧间看到了熟悉的人,微微抬眼喃喃一声“小青峰…”就踉跄着靠了过去,青峰长臂一揽刚好接住摇摇晃晃的人。

        黄濑傻笑着搂住青峰的脖子,整个人松松垮垮挂在他身上。经纪人总算松了口气。

        “那我就先回去了,接下来黄濑君有两天的休假,可他醉成这个样子根本没办法交流,麻烦青峰先生明天告诉他吧。”
        
         “啊,知道了,带这家伙回来辛苦你了。”
        
         送走经纪人,青峰注意力完全放到了黄濑身上。怀里的人已经两天不见了,走的时候还吵着“小青峰你瞧着吧,等杂志出来你绝对会被我的帅气倾倒的~~OvO”此时却是一身酒气略显狼狈的样子。

         “小青峰,好难受…酒真的好难喝…”在熟悉的怀抱里,黄濑突然就觉得委屈开始吐苦水。

        “啧…真难看。酒量不好就不要这么拼。”

        虽然这么说着却还是小心的把人打横抱起走向浴室,让他坐在洗手池边的大理石台上。

        “黄濑,松手,不要在自己不能自理的时候还给别人添麻烦啊。”青峰微微偏头对着埋在自己肩窝的黄濑耳边低语,这家伙从进门开始就一直环着自己的脖子。根本没办法给他脱衣服。

        “小青峰…嗯…”黄濑哼唧两声,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去,手就是不肯放松,脸在对方侧颈蹭了蹭。

        温热触感让青峰眼眸暗了暗,突然就口干舌燥。把人从自己身上扒下来,双手握住他的肩膀让他坐直。黄濑扁扁嘴似乎对自己离开了热源很不满,用力挣脱试图靠近眼前的人。

         当然,醉酒的人不会有多大力气,更何况他面对的是职业篮球教练。

        看着眼前人的挣扎,原本就没什么耐心的青峰干脆的吻住了对方的唇。

        突如其来的进攻倒是让黄濑安静了不少,一吻结束他呆呆的坐着,眯着眼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外套和衬衫已经在接吻的过程中被青峰脱下丢在一边。像抱孩子的父亲一样把黄濑扛在肩头顺便扒了他的裤子,浴缸里的水刚好接完,关掉了水龙头,把人小心翼翼的放在浴缸里,青峰不禁咽了下口水。

        不得不说不愧黄濑不愧是模特身材,此刻在水中,修长的腿,紧致的小腹,毫不设防的表情,无处不在透露着诱惑。

         青峰佩服自己的定力,好在一直到把人擦干抱到床上盖好被子黄濑都没什么动作,只是偶尔开口碎碎念含糊的抱怨着什么。

         偏偏在青峰松了口气的时候,本来已经睡着的黄濑又搂了过来,嘟囔着“小青峰,他们都是坏人…让我喝酒的都是坏人…我好累…好难受…”不着寸缕的身子还要命的微微扭着似乎在撒娇。

         “黄濑,”青峰大力的搂紧怀里的人把他固定住,低哑着嗓子道“我可不是什么柳下惠,只是看在你状态不好的份上不想让你更累,你再敢玩火,老子不干哭你就不是男人。”

         半天没声音,怀里的人似乎已经完全放松,呼吸也变得均匀绵长。青峰发现黄濑这次是真的睡着了。

         青峰气笑了。“呵,你小子逃的倒挺快,算你机灵。”

         看着自己不争气的地方已经精神抖擞,只好起身去冲了冷水澡,怕冻着枕边人,又用热水暖了身子才回到被子里。
------------------
        黄濑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脑子昏昏沉沉,不太想的起来昨晚后来的事,随后发现自己在熟悉的怀抱里。抬头就看到青峰沉睡的脸。

         就算记忆断层却还是很有安全感。情不自禁凑上去轻吻了对方的嘴角。再抬头却突然对上含笑的双眸。

        偷袭被发现了QAQ!
  
       “早…早啊小青峰…”黄濑脸一红背过身去就想下床,却猛然意识自己身上连一条内裤都没有。惊慌间另一个赤条条的身子就从背后贴了上来。

        “哟~早啊模特~昨晚真是让我很辛苦啊。”

         距离太近,黄濑被青峰的呼吸灼的耳根通红。

         “我不不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啊!我我我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吗我道歉!!QAQ”

          黄濑的身体告诉他两人没做酱酱酿酿的事,难道自己吐了他一身吗QAQ??

          “昨天你撩我撩的很卖力,可是自己倒是先睡着了。不过现在看你似乎已经恢复过来的样子,那我开动了。”说着手就不老实起来。

“不不不不行!…嗯…我还有工作…”

“放心,你经纪人给你放了两天假。”

“我…哈…我身体还不舒服!…嗯…”

“我会让你舒服的~~”

“小青峰…QAQ”

“嗯?”

“轻…轻点……”

“看你表现。”

“那我乖……啊!…你…混…混蛋Q皿Q”

“谢谢夸奖。”
-----------------------------------end

年轻人的假期就是这么放荡不羁╮( •́ω•̀ )╭
写下这个小短篇是想实现一下那些年脑补过的小美好,总觉得由日常生活的点滴撒的糖最甜~~~

so~醉酒篇就是这样
如果有什么推荐的萌梗欢迎大家留言~~~

谢谢可爱的亲看到这里(* ̄3 ̄)╭♡给你一个么么哒!